【作  者】 黄金兰 周赟
【单位名称】 厦门大学法学院
【原载刊物】 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 2008年第2期
【发表时间】 20080310
【关 键 字】 判决书;法律;法官;当事人;司法改革
全文WORD下载 全文PDF下载   
 

案例数据库群

法规数据库群

  下载  打印    字号  还原
 
判决书的意义
  据有关媒体报道:沈阳一些农民工拿到了法院下达的胜诉判决书,却迟迟拿不到血汗钱。无奈之下,在街头以550万的价格出售款额为650余万的法院判决书。[1]这个案例非常典型地凸现了当下中国判决执行难的境遇,而背后所映射出来的则是这样的问题:一个通过合法程序作出的合法判决到底有什么用”(哪些农民工的说法)?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也许那些农民工会得出如下结论:判决不外是表达法官对一个案件看法的意见书而已。而在一般的观念中,即便判决书得到了履行,其作用也不过是在个案中还当事人一个公正罢了。那么,判决书的价值真的就只有这些么,
  乍一看,上文表达的认识似乎已经给出了这个问题的全部答案;然而现实的吊诡就在于,一个越是看似简单而明了的问题,往往越具有可琢磨性——还记得当年奥古斯丁的那个关于时间定义的自我质疑式的说法么:时间是什么,若你不问,我心明了,若你问我,我心茫然。当然,此处提及奥古斯丁,并不意味着笔者认定判决书的价值是什么“这个问题具有类似于“时间是什么”之问题的回答难度,笔者要表达的仅仅是:应当认真对待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
  让我们从对历史上存在的两种典型而极端的相关观点的介绍出发来尝试对这个问题进行回答。
  一、判决书:售货单,还是法律本身?
  有关孟德斯鸠的如下一个事实早已为人所知:即他是在将他从父辈那里继承过来的地方法官爵位出卖之后才取得周游世界之经费的。这个事实本身并不是我们这里要探讨的重点,然而,这个事实背后所蕴含的如下制度性事实却值得我们注意,那就是封建时期的欧陆司法官官职的取得可以通过继承或鬻买而合法地得到(在很多时候,这也是两种最常见的方式)。此种制度安排所导致的一个后果是,欧陆司法官在长期的权力行使过程中始终站在王权的一边与人民大众“作对”(在英国则有所不同:由于历史的原因,英国司法官阶层恰恰主要是站在王权的对立面行使职权),这导致了民众对司法官的严重不信任。于是,当资产阶级作为新兴政权登上历史舞台后,如何限制司法官滥用职权就成为了其制度架构的一个重点。恰逢其时,风行于欧陆的自然法理论认为,在人类实在法之上存在一个更高的范畴,即“理性”或“自然法”,并且“只要通过理性的努力,法学家们便能塑造出一部为最高立法者指挥而由法官机械地运用的完美无缺的法典”。[2]13在这样一种理论的“指引”下,当时的人们普遍认为法典即书写的理性。如上两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导致了欧陆国家纷纷制定尽可能准确而面面俱到的大部头法典,以使法官面对案件时只需按图索骥就行——以至于孟德斯鸠说法官“不过是法律的代言人,不过是一些呆板的人物”。[3]163在这样一种制度架构和实践理念指引下,判决书的价值也许不过是自动售货机所产生的售货清单而已,没有什么重要的意义或价值。
11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尾页  转到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