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者】 郁光华
【单位名称】 香港大学法律系
【原载刊物】 法学家
【发表时间】 19950815
全文WORD下载 全文PDF下载   
 

案例数据库群

法规数据库群

  下载  打印    字号  还原
 
关于财产法体制的经济分析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科斯教授在《社会成本问题》一文中曾阐述道,假如没有交易成本,产权的最初分配便不会影响最终资源的优化,因为人们总是可以通过自愿交易来达到财产的增值。①
  然而,交易成本为零是一种理想状态,本文将以鱼塘的例子来论证这一点。这样,法律规则就不可缺少了。
  假定在X社区有2000人,它的旁边有一个鱼塘,鱼塘里有许多鱼。这些鱼可以供给该社区的人使用。如果捕鱼量在B点的话,鱼的再生产量C刚好等于捕鱼量,也即B=C。但如果BC的话,鱼的总量将每年下降,直到鱼塘无鱼。可是如果捕鱼量太少,也会影响鱼的生长,因为鱼的食物是有限的。
  如果该社区的任何人都可以随便捕鱼、而又无数量限制,我们将会发现如下现象:如一个人要达到财产最大值的话,他需要使边际个人收益和边际个人成本相等(MPB=MPC)。他的个人边际收益是每多捕的一条鱼的价值,而他的个人边际成本是该鱼塘里少了一条鱼的1/2000。他个人的边际收益大于他个人的边际成本。尽管从全社区考虑,捕鱼量B应等于鱼的再生产量C,然而每个人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将不断地增加捕鱼量。如果全社区的人都这么考虑,则每年的捕鱼量B,将大大超过鱼的再生产量。久而久之,该鱼塘便无鱼了。
  不科学的管理(即超量捕鱼)会引起社会问题。因为该社区的人的生活质量由于超量捕鱼而下降了。面对危机,人们会提出种种改革办法,这些办法包括如下几种:第一,该鱼塘可以等量地分配。分配的结果是每人得到该鱼塘面积的1/2000。经分割以后,每个人就不会使捕鱼量大于鱼的再生产量了。这样,个人成本和收益就内部化了,鱼也不会消失了。但是均等的分配不是没有代价的。分配带来了非规模的经济。例如,分割鱼塘需要造堤,或修网或竹笆分隔鱼塘。另外,这种办法对有效益和低效益的居民同等对待,而有的居民根本不愿去捕鱼。这样就整个社区而言,财产最大化便难以实现。如果隔离不严的话,那些鱼量过多的小鱼塘里的鱼,还会去食某些漂流的食物,而影响其他的小鱼塘里的鱼。这一分配中产生的某些低效益是可以改善的,如果被分割的小鱼塘的产权可以在这2000人中自由买卖的话。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法学博士研究生,香港城市大学法律系助理讲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美]R.H.科斯:《社会成本问题》,英文《法律与经济杂志》1960年第3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样,不愿捕鱼或捕鱼效果差的居民就可以把他们的小鱼塘卖给效益较高的人,最终该鱼塘很有可能转到一个或几个人手中。这些人则会按B=C的速度去捕鱼,结果是社会财富增大了。保障交换顺利进行而实现社会财富的增值,这是合同法的任务。
5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尾页  转到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