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者】 傅郁林
【单位名称】 北京大学法学院
【原载刊物】 法制日报
【发表时间】 20021024
全文WORD下载 全文PDF下载   
 

案例数据库群

法规数据库群

  下载  打印    字号  还原
 
管辖权异议背后深藏玄机
  时常接到实务界关于管辖权异议的咨询,感觉案件所涉及的管辖权问题其实本身并没有什么理论价值,于是往往引起我关注的不是案件究竟应当由争议中的哪一家法院管辖,而是原被告双方在管辖权问题上绞尽脑汁、纠缠不休的背后原因。
  一种合理的解释是,管辖权异议是被告拖延诉讼的一种常规战术。原告通常比被告更希望早日结案,以获得对所追求的实体权利的及时保护。但是,我们经常看到原告在管辖权问题上与被告有着同样的拖延诉讼的意图,这种情况常常发生在名人和知名企业之间,目的大概是为了通过诉讼获得一个沽名钓誉的舞台,正如有些名人担心被人遗忘而不断炒作新闻甚至制造自己的丑闻或制造名人诉讼。即便如此,我们也只能感慨“如此紧缺的司法资源被用于制造无聊的新闻效应”,既然商业炒作本身就是商业活动的一部分,那么处理这样的“纠纷”当然也属于司法制度“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而责无旁贷了。然而,从德国的立法和美国的判例中,大量例证表明,诉讼费用制度在制裁这类行为方面并非完全无能为力,比如,令败诉者承担全部诉讼成本———包括胜诉方合理的律师费和其他诉讼费用———以促使其对于自己的诉讼举动三思而行,再比如,对明显无益的异议行为或明显恶意的规避法律的行为给予司法制裁,制裁方式和幅度相当于因此消耗的公共司法资源和对方因此受到的经济损失;而那些轻率上诉或为了拖延诉讼而反对简易判决(即决判决)的当事人在法官们决定费用分担时也常常受到裁量性司法制裁和深恶痛绝的痛斥。当然,主张对方行为构成恶意诉讼的一方当事人通常负有证明责任。
  然而,更令人忧虑的理由远非如此简单,选择管辖权常常是一种以选择法院或法官为目的的策略,这一战略的有效性依赖于司法冲突的存在,换言之,当事人从不同法院之间的司法结果的较大差异中获取利益。
  在诉讼中找准连结点、通过管辖权的确定而获得可能有利于自己的判决结果,是一种精巧的诉讼技术。
  我国的国家结构实行单一制,无论实体法还是程序法都是统一的,所以,按照一般理论来看,各法院之间判决结果应当是完全一致或至少大体一致的,选择管辖权的目的只可能是方便诉讼和减少自己这方面的诉讼成本,如差旅费、取证费用、证人出庭费用等等。尽管如此,由于在实务中,跨省(直辖市)、跨地区的诉讼经常出现“地方保护主义”对异地诉讼者的歧视待遇,所以管辖权大战也归结于制度性原因。
  在排除了上述所有制度性原因之后,还有一种情况是各方当事人对自己坚持选择的那一个法院的法官更“熟悉”,而当事人希望这种“熟悉”可能给自己带来程序利益的实体结果。既然这种利益并非制度性利益,因而也不是什么正当利益。也许这种希望只是当事人的一厢情愿,一点也不包含着所选定的法官的合作与默契,然而,这种在统一的司法体系下进行“选购法官”作为一种诉讼技巧作为一种“无言之知”、这种“不足为外人道”因而很难进入理论研究和制度研究的视野的诉讼战略,个中玄机值得深思。
1 首页 上页 1 下页 尾页  转到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