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者】 傅郁林
【单位名称】 北京大学法学院
【原载刊物】 法制日报
【发表时间】 20021017
全文WORD下载 全文PDF下载   
 

案例数据库群

法规数据库群

  下载  打印    字号  还原
 
简易程序的价值取向
  仿佛就在昨天,以程序规范化、司法专业化、审判正当化为目标的民事司法改革还在轰轰烈烈地推行着审判普遍开大庭、裁判文书过万字的运动,时至今日,以司法效率为主题的“繁简分流”似乎正在以更加迅猛的浪潮席卷着尚未站稳脚跟的程序正当性。
  目前法院正在讨论“普通程序简易化”的方案,关于简易程序的司法解释也在紧锣密鼓的制定之中。令人忧虑的是,如果简易程序不是以满足当事人程序保障和程序利益为立足点,简单地追求司法效率,那么,刚刚起步的程序正当化进程毁于萌芽状态,这种预见绝不是危言耸听。
  美国复杂、规范的对抗制模式的运作前提是作为“简易程序”的小额诉讼程序、即决判决和不应诉判决、审前和解等等分流了大量案件;英国和日本在强大的积案压力下也加强了对小额诉讼的关注;德国以督促程序(支付令)处理的一审案件占基层法院结案的主流。然而,这些名目繁多的简易程序并非以司法效率为唯一或主要价值取向,虽然不同程序侧重于不同价值理念,但是当事人的程序利益和基于自身利益的程序选择权始终是当事人权利保障和司法正当性的最根本考虑。
  在我国关于简易程序的立法和司法改革方案中,效率是唯一受到明确关注的价值,以审理期限划分简易诉讼适用范围成为基层法院普遍的惯例,简易程序常常成为规避审理期限的一种途径。
  一方面,当司法实践无法调集足够的法官组成合议庭时,扩大简易程序的适用范围就成为唯一出路;另一方面,程序保障的需求又在不断挑战着简易程序的适用范围,因为如果独任法官的权力不受其他法官的监督,又没有来自普通程序规范和当事人诉讼模式的严格限制,那么,大量案件的程序正当性就会处于一种空前的危境。
  这种价值取向上的片面性还体现在简易程序被大量用于解决婚姻家庭和公民身份案件由于涉及公序良俗和第三人利益的案件。在这类非金钱案件中,标的额不再是确定成本和收益的唯一标准,因而各国对这类案件适用专门程序。在我国基层法院,“无争议”离婚案件占简易程序案件的重要甚至主要部分。过于简化的程序和对当事人主观权利的过度放纵导致大量赌气离婚、草率离婚、胁迫离婚或虚假离婚,子女抚养等大量社会问题,规避法律、损害国家或他人利益的问题也时有发生。
  必须强调,简易程序与普通程序的划分并非以公正与效率的价值冲突为基础,程序的简化并非必然以牺牲公正为代价,然而,当简易程序以效率为唯一的价值取向、当简易程序以缓解法院压力而不是以满足当事人的程序利益为出发点、当简易程序作为一种强制性适用而不参与当事人意愿时,效率的价值就可能覆盖、损害和牺牲简易程序应当具有的其他价值和功能,程序的简易化就会以损害程序保障和司法的正当化为代价。如果法院在司法效率目标的驱动下盲目推行“普通程序简易化”改革,可能使90年代以来以程序正当化为目标所进行的举步维艰的改革成果付诸东流。简易程序改革应当以当事人程序选择权为核心,以节省当事人诉讼成本和方便当事人诉讼为根本目的,以多元的程序设置满足不同价值取向的社会需求并巩固以司法正当化为总体目标的改革成果,避免程序改革大起大落,忽左忽右。
1 首页 上页 1 下页 尾页  转到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