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者】 傅郁林
【单位名称】 北京大学法学院
【原载刊物】 中国社会科学
【发表时间】 20020710
全文WORD下载 全文PDF下载   
 

案例数据库群

法规数据库群

  下载  打印    字号  还原
 
审级制度的建构原理——从民事程序视角的比较分析
自试行民事诉讼法颁布施行至今,中国二审判决被立案再审的比率逐年上升,至1999 年已达25%①。这一令人震惊的数字揭示了一个无法否认的现实:两审终审制已名存实亡,司法的终局性已荡然无存,审级制度的主体结构正在被“例外”和“补救”程序冲击、剥蚀和瓦解。1990 年代中期以来,这一现实逐渐引起关注和反思,建构三审终审制的讨论方兴未艾。从世界范围来看,当代三大诉讼模式,即以英美为代表的“上诉制”、以法意为代表的“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原始资料参见1988 年、1989 年和1990 年《人民法院年鉴》、1991-1998 年《中国法律年鉴》、《人民司法》2000 年第4期载1999年司法统计。另外,通过各种渠道申诉或向法院申请再审而未立案再审的数字远远大于正式统计数字,根据笔者对中部和北部两大城市中级法院申诉和再审案件的抽样调查,立案再审案件占申诉案件的比率大约为30% ,其余均以口头或书面通知的方式驳回,未进入再审程序。在上述抽样调查案件中,对一审终审的案件申诉和再审的案件仅占再审案件总数的0.68% ,因而笔者对此忽略不计。另参见江阶虎《两审终审:无法终审的现实》,载《中国律师》(京)1999年第10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销制”和以德奥为代表的“更审制”①,虽然基于历史传统和程序结构的差异,所面临的程序问题和改革的具体环节各有侧重,然而,在审级制度上,普遍实行两级结构的传统模式却沿着不同发展脉络九九归一,最终汇入三级的司法等级结构。目前世界上实行两审终审制的国家已为少数例外,除了人口稀少的国家和州之外,只有以前苏联为样本的国家,而其中罗马尼亚已于1990 年代将审级制度改为三级结构②。
诚然,程序制度是文化和传统积淀的产物,简单地比较、借鉴和单向移植的思路无助于改变中国审级制度面临的困境。然而,仔细观察当代世界审级制度趋同发展过程及其背后的原因,使我确信,尽管各国司法大厦的风格各异,却仍有一些基本原理和技术规范为司法等级制所不可或缺,而支撑这些技术原理的基础,则是现代法治国家对于司法目标的一些基本共识,这种比较研究对于理解中国审级制度的技术缺陷、理念根源和变革出路颇具启发意义。
上篇 审级制度的功能和一般技术原理
比较法考察和历史考察表明,各国审级制度的建构思路以立法者对于司法统一性、正确性、正当性、终局性、权威性等价值目标的认同为基础,审级制度在实现这些功能方面的可能性则依赖于相应的技术规范。
一、维护司法的统一性
无论从司法制度的私人目的还是公共目的上看,司法的统一性在各国司法制度价值目标中都占有重要位置。“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近代以来的法治理想,然而,“平等”、“公正”的含义不仅包括将法律平等、公正地适用于个案中的原告和被告,而且包括法律在整个管辖权范围内平等、公正、统一、一致地适用于每一个人。从国家治理技术来看,司法制度是实现社会控制的一种途径,审级制度正是通过司法等级制(judicial hierarchy) 将国家的法律沿着审级结构的脉络辐射到整个辖区。然而并非任何审级结构都能够良好地贯彻或推行这一思路,实现司法统一的可能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审级制度能否满足下列技术规范
17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尾页  转到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