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者】 周赟
【单位名称】 山东大学法学院
【原载刊物】 政法论坛
【发表时间】 20071115
全文WORD下载 全文PDF下载   
 

案例数据库群

法规数据库群

  下载  打印    字号  还原
 
纯粹法学与纯粹法律——论原则性法典
就本文而言,所谓纯粹法学,是具有如下一种学问品性的思潮,它“拒绝一切国家实在法之外的规范进入其分析视野,它不是要解决国家实在法的合法性问题,也不是实证国家实在法在法律实践中的具体功能。它的任务是要说明国家实在法为何具有现实效力以及如何才能更好地实现其效力”。①
按照如上这个界定,则被学界称为分析法学(analytical jurisp rudence)、规范法学(the normative science of law 或 normative jurisp rudence)或纯粹法学(pure theory of law)等几种法理学都可以纳入到纯粹法学的范畴之中——在下文关于纯粹法学理论的讨论中,笔者采纳的正是这种观点。
一、纯粹法学的理论源流
从理论渊源的角度看,纯粹法学是西方法学流派中重要且历史较为久远的一支,其最早的理论渊源可以溯及16、17世纪的霍布斯(Thomas Hobbes)——笔者之所以这么认为,主要原因在于,虽然霍布斯没有像后世的纯粹法学者那样明确提出应当将自然法或道德排除出法律(特别是法学研究)之外的观点,但也正是他第一次比较系统地提出了“法律即主权者的命令”的观点,他认为,“没有法律的地方就无所谓不公正”并且“没有共同权力的地方就没有法律”,因为“正式说来,所谓法律是有权管辖他人的人所说的话”[1](P196、122);申言之,“法律就是拥有主权的一人或多人的命令,向其公民公开、明确地宣布他们什么可以做以及什么是禁止的”。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 谢晖:《转型社会的法理面向——纯粹法理学导言》,载谢晖、陈金钊:《法理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版,第4页。英国学者哈特则更为详尽地列出了纯粹法学的一般特征,“它们都是以实在法为主题的科学;它们都不关心评价或批评那些道德、意识形态或其他形式的命题;它们不关心为法律的实际运作提供实在的描述或解释。它们因此是纯粹的……”。[英]哈特:《法理学与法哲学论文集》,支振锋译,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第305页。
②T. Hobbes, A Dialogue between a Philosopher and a Student of the Common Laws of England, The Press of Chicago University,1971, p. 3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对纯粹法学发展起到关键作用的第二位学者——在笔者看来——是边沁(Jeremy Bentham)。在《道德与立法原理导论》中,边沁这样说道,“什么是法律?……被承认有权制定法律的个人或群体为法律而制定出来的任何东西,俱系法律。假如奥维德的《变形记》是如此制作出来的,那它就应该是法律了”[2](P1301)。应当说,这个论断已经足够清楚地明确了边沁关于法律系主权者之命令以及法律与道德没有必然关联之实证主义式的态度;而在《政府片论》一文中,他则进一步指出,即便有时候反抗法律以及颁布法律之主权者的人具有道德上的正当性,然而,为了避免人类社会重新堕入自然状态(霍布斯意义上的),尊重并保持法律的权威或有效性也是必须的[3](P1133)。这个论断亦说明,在边沁看来,道德上是否正当并不应影响一部法律的实际效力;更不应以此就认定该“法律”系非法律——而这恰恰是后世纯粹法学者的根本观点。至此,我们可以说:从源流上讲,是霍布斯第一次提出了“法律即主权者的命令”这一纯粹法学的核心观点;相对应地,边沁则是第一次提出“将道德(或自然法、或上帝法)排除出实证法之外”这纯粹法学另一核心观点的学者。
12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尾页  转到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