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者】 吴丹红
【单位名称】 中国政法大学
【原载刊物】 检察日报
【发表时间】 20071008
全文WORD下载 全文PDF下载   
 

案例数据库群

法规数据库群

  下载  打印    字号  还原
 
法学何以成为科学
  众所周知,法学如今已经成为“显学”,但法学是否属于“科学”,则始终是一个纠缠不清的问题。
  通常认为,科学大概有三大要件,即概念、逻辑、实验。法学有概念和逻辑,但没有实验,它从一开始就缺乏实证的精神,是否可以归入“科学”领域就很难说。现代语境下的科学具有客观性、确定性和可检验性,而法学则是以人造的法律为研究对象,称其为“Science of Law”似乎有点名不正而言不顺。但是,如果从方法论革新的角度切入,法学却完全符合科学的特征,它与所有的自然科学一样,也是“以解释为归宿”,自然科学解释的是自然现象,法学和其他社会科学解释的是社会现象。因此,法学研究方法的革新,也应当通过提出问题、假设、证实和证伪等方法得出结论,再把理论一般化。
  在社会科学的方法论方面,社会学和经济学是最为典型的范例。社会学的研究大量运用经验、实验和实证调查,运用假设和变量,并把结论开放给未来的研究者检验。经济学则关注经济现象和社会生活的运行规律,以数学、统计学和利益模型为工具,分析社会问题并进一步解释人类行为。但法学长期以来似乎没有自己的研究方法,在规范分析、注释法条和抽象思辩中消磨学术的能量。法学要么成为晦涩艰深的法律哲学,要么成为诉讼上奇巧淫技的律学,而以社会科学研究方法作为基础的法学研究,却千呼万唤不出来。于是,经济学开始入侵法学的地盘,“法律的经济分析”以建构“明智且简约”的法学著称,让法学开始具有科学的基本特征。而法律人也开始反思:法学何以成为科学
  胡佛在《社会科学思维的基础》一书中认为,科学只是一种思考与研究的方法,它为想要获得可靠解答的人们,创造出一套研究的规则与形式。他对科学的界定是,“科学是一种所有人类共同具备的探索模式”,“科学是一种思考与提出问题的过程,而不是一种知识体系。”科学与神话、迷信、预感等的区别在于,它将一种判断与真实性检测相结合。事实上,贯穿科学的主线就是真实性检测,无论对于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在胡佛看来,概念其实很重要,因为它是理解力的根基,科学正是藉对概念形成的检视,透过可观察现象的推论,以验证概念之间可能联结的关系。作为理论研究的基本要素,我们需要从概念转化而来的变量,反映变量之间关系的假设,对假设进行的真实性检测,对结果进行的置评等。从这种意义上说,科学就是发展一套理论,解释其所观察范围内的事件。社会科学是解释社会现象的一种科学。
  如果从这个视角来看,法学同样是研究法律现象的一门科学。规范也好,行为也好,权利也好,义务也好,它们自然是带有一种价值评判,但是它们如果可以转化为变量,成为可操作化的概念,那么立法将成为一种假设,而法的施行将是一种检测,书本中的法和行动中的法的冲突,产生很多解释的空间,这就是法学能成为科学的最广阔的天地。研究法律是什么,那是律师的工作;研究法律好不好,那是伦理家的工作;评价法律是否符合正义,那是哲学家的工作;评价法律为什么是那样,以及如何能够改善到能够接受真实世界的考验,那才是法学家的工作。然而,我们似乎总是在深奥的法哲学和实用的法律技艺之间徘徊,难以从科学的视角来看待法律现象。为什么死刑不能震慑犯罪为什么有了非法证据排除的规定仍然没有效果为什么当事人会选择私力救济而不是诉诸法院为什么要把举证责任分配给医院而不是患者为什么会在正式制度外产生辩诉交易凡此种种,在应然和实然的裂缝之间,有太多的为什么,其实都应该是法学发挥解释功能的主题。但遗憾的是,我们长期偏离了法学作为社会科学应有的关注范围和研究方向,孔德倡导的实证精神,在法学领域是最为欠缺的。这也正是法学被其他学科诟病的原因。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甚至政治学,都已经在研究方法上日新月异,成为专业的领域,而法学却因为研究方法的贫乏而成为一个可以随意入侵之地。
  法学何以成为科学?这个振聋发聩的问题,并不是我第一个提出来,但置于方法论革新的视角下老调重弹,但愿可以勾起我们深深的反思。
1 首页 上页 1 下页 尾页  转到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