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者】 吴丹红
【单位名称】 中国政法大学
【原载刊物】 检察日报
【发表时间】 20070813
全文WORD下载 全文PDF下载   
 

案例数据库群

法规数据库群

  下载  打印    字号  还原
 
法律人的理想与现实
  现实与理想的碰撞,可以开出璀璨之花,也会生出许多的迷茫和困惑,其中充斥了理念、功利、道德和人性。我们究竟该修正我们的理想,还是该批判我们的现实
  去年夏天,我在台北做访问学者数月,虽然走马观花,但也近距离地接触了岛内审、检、辩、学诸多法律人士,对台湾法律人的生存状况有了真切的观察。今年夏天,我从法学院走出去,跟随某课题组在祖国大陆几个省的基层司法机关调研,倾听最富审判经验的法官的述说与牢骚。两岸法律人的理想与现实,在理论与实务交流的脑力激荡中让我记忆犹新。
  但凡学习法律之人,大多怀抱法治的浪漫主义。“公平”、“正义”等大词醍醐灌顶,法言法语如春风拂面,使得以法为上的理念深入人心。法学教授会在课堂上娓娓道来,英国的李尔本是如何视死如归,为大众赢得“任何人不得自证其罪”的权利,德国的磨房主是如何以“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维护其私有财产的神圣权利,美国的黑人领袖又是如何通过艰苦卓绝的斗争获得种族平等的权利。于是,耶林的“为权利而斗争”成为法律学子最常引用的口号。就像柏拉图的“理想国”由哲学王统治一样,法律系的学生也憧憬着将来由法律人来治理国家。我们曾经想象如苏格拉底一样,在必要时为法律献身;也曾想象如贝卡利亚一样,决心向人类发明的酷刑宣战,我们甚至想象德沃金一样,发誓要把法律当做自己一生的主宰。的确,西方法治恢弘的历史让人心潮澎湃、荡气回肠,精致而思辨的法理,挑战着我们的智识,无数鲜活的案例激发着我们对法律的兴趣,培养了我们对法律的信念。然而,法律人不可能总是生活在法学院。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们有时真的很无奈。不管我们是揣着法学硕士、博士的文凭,也不管我们是攥着律师证或公检法的通行证,走出法学院的那刻起,我们就开始了社会化的历练。社会的现实让很多人一夜之间长大。初出茅庐的我们,渐渐懂得司法实践中的一些所谓的“潜规则”,那些永远不可能在书本上学习到的知识。原来,私有财产并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刑讯逼供获得的证据并不是都被排除的,证人不出庭法官也是没辙的。在成长中,我们明白了有时法律也是多么的软弱,理解了司法独立何以任重道远,深深体会了我们的前辈承受的压力。平常当做口头禅的“权利”、“公正”、“证据”,有时不得不被“信访”、“稳定”、“效果”所取代;法律条文规定的效力,有时会被某位领导的讲话所取代;本该坚持的正确判决,有时会被各种利益关系所左右。在司法机关待了几年的人,见到还在法学院念书的师弟师妹,言谈中不经意会流露出不屑的神色,似乎学校只是幼稚者的避风港。现实犹如一把利刃,已经刺穿了他们心中美丽的肥皂泡——虽然夜深人静时,心会挣扎:我还坚守着对法律的信仰吗
  现实与理想的碰撞,可以开出璀璨之花,也会生出许多的迷茫和困惑,其中充斥了理念、功利、道德和人性。我们究竟该修正我们的理想,还是该批判我们的现实其实,跳出法律人的世界从外看,这是一个社会走向法治的必经之路。法治是我们追求的理想,但不可能一蹴而就,特别在社会转型时期,面临的问题更多、更复杂。理论上对法律正当性的论证,永远不能取代实践中对法律可行性的检验。正如霍姆斯大法官曾经告诫过我们的,“法律的生命在于经验而不在于逻辑”,“法律并不能站在云端俯瞰世间”。现实是法律人的大课堂,也是法律人的试验场,真实世界需要法律人以敏锐、激情和睿智投身其中,也需要法律人从中汲取更多的经验、教训和营养。我们既不可以用学究式的理论来生搬硬套,也不可以用完全迁就现实的心态随波逐流。从现实中发现理论问题,从理论中发现现实的方向,或许是最为明智的两种进路。现实为理论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研究资源,理论为现实提供了高瞻远瞩的努力目标。理想和现实的距离,其实为法律人提供了前进的原动力,现实可以抹平我们的棱角,却磨不去我们内心坚守的信念。正如我当年在台湾民间司法改革委员会看到的那首小诗——《我们对司法有一个梦》:“期待有一天/司法会成为我们共同的许诺/许诺一个公平的审判/一个平等的文化/一个体现正义的社会。”同为中国的法律人,我们不应该忘记我们迈进“法律之门”所期许的共同理想。
1 首页 上页 1 下页 尾页  转到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