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者】 刘作翔;马岭
【单位名称】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原载刊物】 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发表时间】 20050830
全文WORD下载 全文PDF下载   
 

案例数据库群

法规数据库群

  下载  打印    字号  还原
 
宪法关系和宪法性法律关系
  宪法关系是宪法学理论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宪法关系与法律关系有一定的联系,与宪法性法律关系更密切相关,它们之间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这些相同点是什么,不同点又是什么,它们与宪政又是什么关系?……揭示这些问题或许是困难的,但却是有意义的。
  一、宪法关系:谁和谁的关系?
  宪法关系究竟是谁和谁的关系,即宪法关系的主体究竟是谁?对此我国宪法学界说法不一。有的学者认为宪法关系的主体主要是公民和国家,除此之外还有社会团体(包括政党)、社会上的少数人等[1]。有的学者认为宪法关系的主体主要是公民和国家,由此派生出来的其他主体还有国家机关、民族、政党、利益集团[2]。有的学者则认为宪法关系的最基本主体是公民和广义上的政府(亦即国家机构——是各种形式国家机关的总合),此外,政党和准政治性的社团等也构成了宪法关系的参与主体[3]。有的学者认为我国宪法关系的主体包括:公民、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选民、人大代表、民族、选举委员会、政党、社会团体、武装力量及其组织、村民委员会和居民委员会等,其中公民和国家是最基本的主体[4]。有的学者认为我国宪法关系的主体是公民、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组织、民族、行政区域[5]。还有的学者认为宪法关系的主体就是公民,而国家是宪法关系的客体[6]。从以上观点看,“宪法关系的基本主体是公民和国家”是我国宪法学界主流性的认识。我们认为,宪法关系主要包括两个方面:其一,宪法关系是公民与某些国家机关的关系;其二,宪法关系是国家机关之间的关系。
  1.宪法关系是公民与某些国家机关的关系
  我们认为,宪法关系不是公民与“国家”的关系,而是公民与“国家机关”的关系。国家是抽象的,国家机关是具体的,抽象的国家权力和责任总是通过具体的国家机关来实现的。如果公民和国家是相对应的,国家对公民的责任是什么,对公民的权力又是什么?只能概括地说国家有责任为公民服务,同时有权力管理公民。但这只是一种笼统的描述,根据这样的描述我们无法追究国家在法律上的责任,也无法确保国家能够行使法律意义上的权力和履行法律意义上的责任。或许有人会说,国家侵犯公民权利的时候要给予赔偿,这就是权利义务关系,但这里侵犯公民权利的“国家”往往已不是抽象的国家,而是具体的某个国家机关。宪法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将整体的国家权力分解成各个国家机关的权力(分权),与公民发生权力责任关系的是这些具体的国家机关,而不是整个国家。国家对公民的保护总是表现为具体的国家机关对公民的保护,国家为公民服务也是通过具体的国家机关来实现的,国家对公民的管理通常表现为政府对公民的一项项具体的管理。如果“国家”是宪法关系中相对于公民一方的主体,宪法中有“公民权利”和“总纲”(规定国家任务)两章就够了,“国家机构”一章可以删去。而“国家机构”事实上是宪法中最重要的内容,许多国家的宪法没有“总纲”,但没有哪个国家的宪法没有“国家机构”,美国宪法最初的版本全是国家机构的内容(不是它轻视公民权利,而是它认为对国家机构的规范就是对公民权利的保护)。宪法中的“总纲”与“国家机构”都是对“国家”任务和职能的规定,但“总纲”是笼统地对国家进行规范,而“国家机构”是将国家分解为不同的国家机构之后再分别进行规范。将国家作为一个整体进行规范时,并不一定包含有分权之意,而将国家分解成一个个国家机构之后再分别进行规范并让它们相互制衡,其对权力分工、制约、平衡的功能则十分明显,这或许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在宪法中总是对“总纲”浓墨重彩、而发达国家在宪法中却往往更注重“国家机构”的细致刻画的原因之一。“总纲”基本上是宪法原则的规定,它给立法者以极大的自由裁量权,几乎是一张权力空白书,任立法者尽情书写;而“国家机构”则主要是宪法规则的规定,虽然宪法规则与一般法律规则相比具有一定的抽象性,但与宪法原则相比则是较为具体的规范,立法者根据这些具体规范立法时受到了较多的约束。
11 首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尾页  转到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