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者】 马岭
【单位名称】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原载刊物】 民主与科学
【发表时间】 20050615
全文WORD下载 全文PDF下载   
 

案例数据库群

法规数据库群

  下载  打印    字号  还原
 
妇女难产中的法治思考
  当产妇难产的时候, 医生通常问其丈夫“保大人还是保孩子”? 有的丈夫会说“保大人”,有的丈夫会说“保孩子”。孰对孰错?我们会展开激烈的争论。
  有些人首先会提出问题, 丈夫有什么权利做这样的决定?他说保大人就保大人,他说保孩子就保孩子?他凭什么能够决定妻与子的生死?谁给他这样的权利? 如果丈夫把妻子当作传宗接代的工具, 根本无视妻子的生命, 他选择“保孩子”, 其妻子就被剥夺了“活”的机会; 如果丈夫“深明大义”选择“保妻子”,妻子因此而获得了“新生”,他就成了她的救世主,她的生命是他“恩赐”的,因为他的明智、大度、仁厚, 她才有了“生”的权利,“她”和“他”又怎么能够平等?
  有些人会提出夫妻之间存在法律上的代理关系, 但这种“代理”被细究下去后很快就露出了破绽:财产可以代为管理,信件可以代为签收,房屋可以代为出售,但生命怎么可以代为选择呢? 生命权是不能转授、不能让渡的。
  还有人最初赞成丈夫作出“保大人”的决定,经过一番讨论,大家普遍认识到, 不论丈夫作何选择, 由丈夫掌握妻子的生死大权本身就违背法治精神,这与将妻子视为丈夫的财产、可以作任意处置的奴隶制法律没有本质的区别,从根本上否认了妻子作为人的独立存在, 连生命权都捏在别人手里, 自己不能掌握,还谈什么其他的权利(人格、自由、财产) ? 在现代文明国家, 任何人都无权剥夺他人的生命, 而我们的社会(包括“文明”的大都市) 竟然还有这样野蛮的“规则”在事实上存在,真是不可思议。
  有的人会进一步追问,是谁给了丈夫们这样的权利? 大家都认为是习惯, 是几千年封建社会“男尊女卑”、“夫为妻纲”的传统道德、民间习俗在无形中形成的一套“习惯法”。这些习惯在我们的社会中被沿袭下来, 我们今天的法律并没有对昨天的陈规陋习作出及时有效的清理。
  在大家基本认同丈夫们无权决定妻子的生死之后,下一个问题是,谁有选择的权利?
3 首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尾页  转到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