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字号】 101,重诉,1,20120517,1
【裁判案由】 违反毒品危害防制条例等
【法院名称】 台湾彰化地方法院
【裁判日期】 2012/5/17
 

案例数据库群

法规数据库群

  下载  打印    字号  还原
 
严正声明:

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以下资料因为历史原因造成称呼或者说法上的不规范,并不代表其实际含义。本网站本着法学研究的目的重现资料的原始面貌,并不代表对其中个别词句说法的赞同,请读者在浏览时特别注意区分。

台湾彰化地方法院 判决书 -- 刑事类
台湾彰化地方法院刑事判决       101年度重诉字第1号
公 诉 人 台湾彰化地方法院检察署检察官
被   告 施家楠
选任辩护人 林家进律师
上列被告因违反毒品危害防制条例等案件,经检察官提起公诉(
100 年度侦字第5599号),本院判决如下:
    主  文
施家楠共同运输第一级毒品,累犯,处有期徒刑拾玖年。扣案之
第一级毒品海洛因合计净重壹陆参零点肆肆公克、包裹上开海洛
因之包装袋个、编号3 之奶粉包装袋壹个,均没收销毁之;扣
案之编号1 、2 奶粉包装袋共贰个、门号0000000000号行动电话
壹支(含SIM 卡壹张),均没收;未扣案之门号0000000000号行
动电话壹支(含SIM 卡壹张)、门号不详之行动电话共贰支(各
含SIM 卡壹张)与卢俊豪、朱福文、阮瑞秋水及肆名真实姓名年
籍不详之越南籍成年男子连带没收之,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没收时
,与卢俊豪、朱福文、阮瑞秋水、肆名真实姓名年籍不详之越南
籍成年男子连带追徵其价额。
    事  实
一、施家楠(绰号「阿旺仔」)前因恐吓取财案件,经台湾台南
    地方法院以94年度易字第753 号判处有期徒刑1 年6 月,上
    诉後,由台湾高等法院台南分院以94年度上诉字第1138号判
    决上诉驳回而确定,於民国96年1 月31日缩短刑期执行完毕
    。仍不知悔改,其因从事越南新娘仲介,经常往来越南,得
    悉越南有海洛因来源,可供走私台湾赚取暴利,乃有意找人
    前往越南走私海洛因回台。嗣施家楠在其友人绰号「黑溜」
    、「老大」之李建兴位於台中市○区○○路1 段300 号14楼
    之15住处,结识卢俊豪(所犯共同运输第1 级毒品罪嫌部分
    ,经本院以99年度重诉字第20号判处有期徒刑18年,现上诉
    台湾高等法院台中分院审理中)、朱福文(所犯共同运输第
    1 级毒品罪嫌部分,业经台湾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以99年度上
    诉字第846 号判决有期徒刑10年确定),卢俊豪透过李建兴
    得知施家楠系以私运进口之方式取得毒品海洛因,乃於98年
    9 月间,主动询问施家楠,施家楠告知卢俊豪其计画自越南
    运输海洛因入境,要寻觅适当之运毒人选,卢俊豪表示其愿
    意找人前往,施家楠遂承诺,若能成功运输海洛因入境台湾
    ,可获得新台币(下同)70万元之报酬,卢俊豪乃将此事告
    知友人朱福文,因朱福文之父在高雄市仁武区○○○路上开
    设之「有缘KTV 」店内,雇用越南籍女子坐台陪酒,有越南
    籍女子阮瑞秋水(所犯共同运输第1 级毒品罪嫌部分,经台
    湾高雄地方法院以99年度重诉字第5 号判处有期徒刑16年,
    经台湾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以99年度上诉字第846 号、最高法
    院以99年度台上字第6506号均判决上诉驳回而确定)因积欠
    他人债务,表示愿意前往越南运输毒品海洛因回台。施家楠
    明知海洛因系毒品危害防制条例第2 条第2 项第1 款所列管
    之第1 级毒品,不得非法运输及持有,且为行政院依据惩治
    走私条例第2 条第4 项规定公告之管制进口物品,未经许可
    不得私运进口,竟与卢俊豪、朱福文、阮瑞秋水及4 名真实
    姓名年籍不详之越南籍成年男子共同基於运输第1 级毒品海
    洛因及私运管制物品海洛因入境台湾之犯意联络,由施家楠
    出资,推由卢俊豪先於98年10月初某日,在其位於彰化县员
    林镇○○路○ 段225 号之住处内交付1 万5 千元予朱福文,
    复於数日後,在朱福文位於高雄市仁武区○○○路102 巷72
    之18号之住处内,交付6 万5 千元予朱福文,供朱福文与阮
    瑞秋水往返越南购买机票及支出旅费之用。施家楠另提供其
    所有之门号0000000000号、0000000000号及另一个门号不详
    之行动电话SIM 卡予卢俊豪,卢俊豪将此3 个门号SIM 卡插
    在自己所有之行动电话3 支内,其中门号0000000000号行动
    电话及另一个门号不详之行动电话交给朱福文,分别供阮瑞
    秋水、朱福文带往越南供联络使用,另门号0000000000号行
    动电话则留在卢俊豪身上作为联络接机时使用。朱福文与阮
    瑞秋水遂於98年10月7 日上午,由卢俊豪驾车搭载朱福文、
    阮瑞秋水前往高雄国际小港机场,搭乘越南航空VN927 号班
    机前往越南胡志明市,并下榻位於胡志明市之DOHG KHAHH饭
    店,於朱福文在越南之期间内,施家楠均使用其所有插用门
    号不详SIM 卡1 张之行动电话1 支与朱福文联系运毒事宜。
    迄於98年10月9 日凌晨2 、3 时许,由该4 名真实姓名年籍
    不详之越南籍成年男子,持以OAK 奶粉包装袋及毒品外包装
    袋各3 个,将第1 级毒品海洛因夹藏其内,持往上开饭店大
    厅交予朱福文,朱福文再将上开夹藏海洛因之OAK 奶粉3 包
    转交予阮瑞秋水,并交付门号0000000000号行动电话1 支(
    含SIM 卡1 张)予阮瑞秋水作为返国後联络接机之用(该行
    动电话内已输入卢俊豪所持门号0000000000之电话号码)。
    因朱福文认上开海洛因数量多於预期,惟恐入境台湾时遭查
    获,乃於98年10月11日搭乘越南航空VN926 号班机先行返台
    。阮瑞秋水则於98年10月12日下午将上开3 包夹藏海洛因之
    OAK 奶粉藏放在随身行李箱中,搭乘越南航空VN926 号班机
    返台,阮瑞秋水於飞机抵台後入境通关前均持续使用上开门
    号行动电话与卢俊豪所持用之门号0000000000号行动电话联
    络。嗣阮瑞秋水於98年10月12日晚间10时30分许,在高雄国
    际小港机场入境处办理通关时,遭海关人员在其所携带之行
    李箱内查获上开以OAK 奶粉袋包装之海洛因3 包(合计净重
    1630.44 公克,纯质净重762.07公克,外包装袋3 个总重49
    .47 公克),并扣得阮瑞秋水所持用之门号0000000000号之
    行动电话1 支,阮瑞秋水旋遭当场逮捕。在检查过程中,阮
    瑞秋水持门号0000000000号行动电话打给卢俊豪所持门号00
    00000000号行动电话告知出事,卢俊豪与朱福文在前往高雄
    机场接机途中得知出事後乃驾车折返。阮瑞秋水遭捕後於98
    年10月13日应讯时,即供出上开毒品海洛因系朱福文所交付
    。朱福文与卢俊豪在案发後1 个月内共同逃亡,嗣朱福文自
    知难逃法网,乃於98年11月20日自动投案,供出共犯尚有卢
    俊豪、「阿旺仔」等人,而卢俊豪经检察官侦查後提起公诉
    ,於本院99年度重诉字第20号毒品危害防制条例审理时提供
    可资查证共犯「阿旺仔」之线索,因而查获施家楠。
二、案经本院移送台湾彰化地方法院检察署检察官侦查起诉。
    理  由
一、证据能力之说明: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审判外向法官所为之陈述,得为证据,刑
    事诉讼法第159 条之1 第1 项定有明文;又证人依法应具结
    而未具结者,其证言不得作为证据,同法第158 条之3 亦有
    明文,惟此所谓「依法应具结而未具结者」,系指法官依同
    法第175 条规定,以证人身分传唤被告以外之人到庭作证,
    或虽非以证人身分传唤到庭,而於讯问调查过程中转换为证
    人身分为调查时而言。盖此时其等身分为证人,则法官自应
    依同法第186 条有关具结之规定,命该证人供前或供後具结
    ,其陈述始符合第158 条之3 之规定,而有证据能力。若法
    官非以证人身分传唤其到庭陈述,而系基於调查证据职权之
    适法行使,以犯罪嫌疑人、共同正犯或共同被告等身分传唤
    其到庭讯问时,其身分既非证人,即与上揭规定「依法应具
    结」之要件不合,纵未命其具结,亦无违法可言。而前揭非
    以证人之身分在审判中之陈述笔录,倘该被告以外之人已经
    法院以证人身分传唤到庭并经具结作证,且由被告为反对诘
    问,或有该被告以外之人死亡、身心障碍致记忆丧失或无法
    陈述、滞留国外或所在不明而无法传唤或传唤不到、或到庭
    後拒绝陈述等情形外,该未经具结之陈述笔录因属审判上之
    陈述,自有证据能力;若系在另案法官面前作成之陈述笔录
    ,本质上亦属传闻证据,自得依本法第159 条之1 第1 项之
    规定,认有证据能力,不能因陈述人未经具结,即一律适用
    刑事诉讼法第158 条之3 之规定,排除其证据能力(最高法
    院96年度台上字第3527号、100 年度台上字第5695号判决意
    旨参照)。查共犯朱福文於99年1 月15日、同年3 月5 日、
    同年6 月7 日另案法官讯问时(高雄地院99重诉字5 号卷第
    4 页至第5 页反面、第27至29页、台湾高等法院高雄分院99
    上诉字846 号卷第4 页及反面)、卢俊豪於100 年3 月4 日
    、同年3 月31日、同年6 月15日另案法官讯问时(本院99重
    诉字20号卷(一)第9 至10页、第13页反面至第17页、彰检100
    侦字5599号卷第18页及反面、第86页及反面、第92页、第94
    页及反面)所为之陈述虽均未经具结,然另案法官系以被告
    身分传唤其等到庭陈述,是纵未命其等具结,亦未违法;另
    证人朱福文於99年3 月1 日、100 年3 月4 日、同年6 月15
    日另案审理时(高雄地院99重诉字5 号卷第16至19页、本院
    99 重 诉字20号卷(一)第2 至10页、彰检100 侦字5599号卷第
    86页反面至第89页反面、第92至94页)、阮瑞秋水於100 年
    3 月4 日另案审理时(本院99重诉字20号卷(一)第10页反面至
    第13页反面)、刘惠雯、李建兴、李汶彬於100 年12月19日
    另案审理时(本院卷第130 至135 页)、李建兴於100 年3
    月31日另案审理时(彰检100 侦字5599号卷第15至18页),
    均系以证人身分所为之证述,且本院已以证人身分传唤朱福
    文、卢俊豪、刘惠雯、李汶彬到庭具结陈述,给予被告、辩
    护人诘问之机会;至证人阮瑞秋水、李建兴部分,则经被告
    舍弃对质诘问权(本院卷第56页),依上开说明,证人朱福
    文、卢俊豪、阮瑞秋水、刘惠雯、李汶彬、李建兴上开於另
    案向法官所为之陈述,依刑事诉讼法第159 条之1 第1 项之
    规定,均有证据能力。
  (二)次按刑事被告之诘问权,系指诉讼上被告有在审判庭盘诘证
    人之权利;侦查中检察官讯问证人,旨在蒐集被告犯罪证据
    ,以确认被告嫌疑之有无及内容,与审判中透过当事人之攻
    防,经由诘问程序调查证人以认定事实之性质及目的有别。
    侦查中辩护人仅有在场权及陈述意见权,此观之刑事诉讼法
    第245 条第2 项前段之规定甚明,检察官讯问证人并无必须
    传唤被告使其得以在场之规定,同法第248 条第1 项前段虽
    规定「如被告在场者,被告得亲自诘问」,亦仅赋予该在场
    被告於检察官讯问证人时得亲自诘问证人之机会而已,被告
    如不在场,殊难期有亲自诘问之可能。此项未经被告诘问之
    被告以外之人於侦查中向检察官所为之陈述,依刑事诉讼法
    第159 条第1 项、第159 条之1 第2 项之规定,除显有不可
    信之例外情况外,原则上为「法律规定得为证据」之传闻例
    外,依其文义解释及立法理由之说明,并无限缩於检察官在
    侦查中讯问证人之程序,应已给予被告或其辩护人对该证人
    行使反对诘问权者,始有证据能力之可言。为保障被告之反
    对诘问权,并与现行法对传闻例外所建构之证据容许范围求
    其平衡,证人在侦查中虽未经被告之诘问,倘被告於审判中
    已经对该证人当庭及先前之陈述进行诘问,即已赋予被告对
    该证人诘问之机会,则该证人於侦查中之陈述即属完足调查
    之证据,而得作为判断之依据,此有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
    第405 号判决意旨可参。是依上开说明可知,在侦查中讯问
    证人,被告或其辩护人对该证人虽未行使反对诘问权,依刑
    事诉讼法第159 条之1 第2 项之规定,原则上属於法律规定
    为有证据能力之传闻证据,於例外显有不可信之情况,始否
    定其得为证据,亦即,得为证据之被告以外之人於侦查中向
    检察官所为之陈述,因其陈述未经被告诘问,应认属於未经
    合法调查之证据,但非为无证据能力(亦有最高法院96年度
    台上字第4365号、96年度台上字第3923号判决、97年台上字
    第356 号判决意旨可参)。经查,本案证人朱福文、阮瑞秋
    水、李建兴於侦查中具结证述之内容,被告及辩护人并未释
    明有何显不可信之情况,其等於检察官讯问时之陈述,并无
    证据显示系遭受强暴、胁迫、诈欺、利诱等外力干扰情形,
    或在影响其等心理状况致妨碍其等自由陈述等显不可信之情
    况下所为,证人朱福文并已经本院以证人身分传唤到庭进行
    诘问,赋予被告、辩护人对证人朱福文诘问之机会;至证人
    阮瑞秋水、李建兴部分,则经被告舍弃对质诘问权(本院卷
    第56页),依上开说明,证人朱福文、阮瑞秋水、李建兴於
    侦查中向检察官所为之陈述,自得作为证据使用。
  (三)又按公务员职务上制作之纪录文书、证明文书,及从事业务
    之人於业务上或通常业务过程所须制作之纪录文书、证明文
    书,除显有不可信之情况外,得为证据,刑事诉讼法第159
    条之4 第1 、2 款定有明文。本案下述所使用之被告入出境
    资讯连结作业(彰检100 侦5599号卷第129 页),系公务员
    职务上制作之纪录文书,与其责任、信誉攸关,若有错误、
    虚伪,该公务员可能因此担负刑事及行政责任,且该文书经
    常处於可能受公开检查之状态,其正确性及真实之保障极高
    ,核无显不可信之情况,且与本案之犯罪事实具有关联性,
    具有证据能力;另门号0000000000号、门号0000000000号行
    动电话之远传资料查询(本院卷第60至61页),系属从事业
    务之人於通常业务过程所为之纪录文书,无伪造之动机,且
    查无其他显然不可信之情况,依上揭条文规定,得作为证据
    。
  (四)再按被告以外之人(包括证人、监定人、告诉人、被害人及
    共同被告等)於审判外之陈述虽不符刑事诉讼法第159 条之
    1 至之4 之规定,而经当事人於审判程序同意作为证据,法
    院审酌该言词陈述或书面陈述作成时之情况,认为适当者,
    亦得为证据,刑事诉讼法第159 条之5 第1 项定有明文。其
    立法意旨在於传闻证据未经当事人之反对诘问予以核实,原
    则上先予排除。惟若当事人已放弃反对诘问权,於审判程序
    中表明同意该等传闻证据可作为证据,基於尊重当事人对传
    闻证据之处分权使诉讼程序得以顺畅进行,上开传闻证据则
    有证据能力(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4890号判决要旨参照
    )。查本判决後开所引用各该被告以外之人於审判外之言词
    或书面陈述(上开证据能力部分之(一)、(二)、(三)除外),虽为
    被告以外之人於审判外之陈述,性质上属传闻证据,惟检察
    官、被告於本院审理时均明示同意作为证据(本院卷第211
    页;被告於准备程序本不同意证人朱福文、阮瑞秋水之警询
    笔录作为证据使用,但於本院审理时已明示同意),本院审
    酌後述证据制作时之情况,并无违法不当之情事,以之作为
    证据应属适当,揆诸前开规定,认该等供述证据均例外具有
    证据能力。
  (五)复按法院或检察官得嘱托医院、学校或其他相当之机关、团
    体为监定,或审查他人之监定,并准用第203 条至第206 条
    之1 之规定(不包括第202 条嘱托个人监定时应命监定人於
    监定前具结
  ……
  (此处省略若干字,欲需查看全文请成为法意会员或购买法意检索阅读卡
 
更新列表 | 会员章程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法意介绍 | 法意招聘 | 京ICP备10009268号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实证法务研究所